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关注】本报采写的胶州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事迹被《解放军报》报道!太感人!

www.tadcxc.com2019-08-31

  我爱金胶州2019.8.18我要分享

  3月26-28日,《金胶州》报纸分三期,以近万字的篇幅连续刊发了我市特等(一级)伤残军人徐嘉庆在身残志坚、自强不息、艰苦创业的事迹,吸引了《解放军报》原副总编辑董祥起将军的注意。

  “我作为一个也曾参加过当年那场战争的老兵,深为有这样的战友而自豪,而感动。”董祥起将军随即以《脱了军装我还是兵》为题,在中国军网上发表评论,本报在一版重要位置也对其进行了刊发。

  6月15日,《解放军报》对本报记者提供的素材进行删改和进一步采访后,在七版“老兵天地”栏目头题位置以近3000字的篇幅版刊发了《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的励志人生》。(文:李燕)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的励志人生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宋子洵

  照片中,一个身材瘦弱但腰板挺直的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扬,安详的笑容写满面庞。他的身旁,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妻子,轻轻地牵着他的一只手。

  “这个中年人名叫徐嘉庆,是一名特等伤残军人。”山东省胶州市阜安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萍说,今年3月,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正在开展退役军人及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身为二等功臣、特等伤残军人的徐嘉庆,被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列为登门统计对象,给予特殊照顾。但徐嘉庆却主动来到办事处办理相关手续,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您怎么来了呀?我们应该上门为您服务。”大家都围过来问他。

  “你们最近太忙了,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走近徐嘉庆,记者发现,这种自立自强,几乎是徐嘉庆人生的真实写照。

  “被炸伤的双眼是战场留给我的纪念”

  1983年,18岁的徐嘉庆参军入伍。“当兵是我的梦想。从小看电影,最崇拜的就是战斗英雄。”

  1984年底,徐嘉庆所在部队接到任务将开赴前线,他被安排在后方养军马。

  “这可不行!我要上前线!”徐嘉庆找到了连长。

  “不行,战斗班有班长,没你的位置。”

  “那我就当战士!只要能上前线就行!”

  1985年春节刚过,徐嘉庆如愿随部队到达边境前线。他所在的班负责一段“C”形山脊的防御。对面是两山之间的山坳,树多,坡缓,便于攀爬,所以每天夜里都会有敌人试图从这里突破,战斗天天都会发生。

  1985年6月20日,雨夜。正在哨位执勤的徐嘉庆,突然听到异响:敌人摸上来了。

  他立即开枪射击,冲锋枪打完了好几排弹夹。激战正酣,突然一道闪电划过。

  “不好,暴露了!”徐嘉庆还没来得及转移位置,一枚手雷就伴着雷声在他左前方几步爆炸了。

  “当时只感觉脸上、眼睛往下流热乎乎的东西,胳膊、腿也麻木了,不听使唤。”因为之前在战斗中也负过伤,而且在长时间隐蔽防御中手脚发麻是常有的情况,所以徐嘉庆没有撤离,仍然摸黑用一只手换上弹夹,另一只手迅速向手雷投来的方向扫射一遍,直到对面没了声音,他才爬下哨位……

  再次醒来,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浑身缠满纱布。他从护士口中得知,自己双眼被弹片击伤,左臂桡神经被炸断,双腿亦有多枚弹片。

  25岁的花样年华,徐嘉庆的世界却变成了一片黑暗。

  “开始我很痛苦,不过后来我想通了,被炸伤的双眼是战场留给我的纪念。”坚强乐观的徐嘉庆没有被伤痛击倒。

  1985年11月,徐嘉庆转院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5医院进一步治疗,不经意间收获了爱情。在医院为工友陪床的胶州姑娘江素凤爱上了这个可亲可敬、善良勇敢的战斗英雄。徐嘉庆从江素凤身上,也感受到了生活的希望和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1987年,他们步入婚姻殿堂。结婚之初,部队给徐嘉庆在胶州市一个小区安排了一处60平方米的房子,市武装部、妇联、街道办事处赠送了他们床铺和几件家具,岳母缝了几床被子送来,加上他们买的锅碗瓢盆和一个蜂窝煤炉子,小家就这样“拼凑”起来。

  妻子去上班,徐嘉庆的生活靠岳母照顾,可他们的日子仍过得艰难。但徐嘉庆从没向政府和部队提过任何额外要求。在他看来,张口要救济很丢人。

  但日子还要过下去。有一天,徐嘉庆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我可以用手触摸光明”

  1990年,徐嘉庆走进青岛盲人学校,学习中医推拿。25岁的他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要从零开始学习盲文。但在战场上都没有趴下的徐嘉庆,绝不轻易认输。晚上同学们已经入睡,他还在练习,指尖都磨出了老茧。妻子带着女儿去看他,摸着他的手指,心痛得流泪,徐嘉庆却开玩笑说:“别担心,我能行,学习比在战场上打仗轻松多了!”

  课余时间,徐嘉庆和同学们互相练习推拿,体会推拿手法;周末休息,他一遍遍摸读专业书籍,熟悉盲文……拿到青岛市中医执业资格证那天,他用手摸着上面凸出的文字,开心地笑了。

  3年的盲校生活,改变了徐嘉庆的眼界和格局,他不再只想着为家庭减轻负担,还重新燃起了开创美好生活的希望。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我可以用手触摸光明。”1993年,他完成学业回到胶州,开办了按摩保健所。

  说是按摩保健所,其实就是一间杂货间,房间里堆满了杂物,中间留有一小块空地。“刚开业时一个月能有10个顾客就不错了,有时甚至一个星期都没有一个客人。”徐嘉庆说,当时生活特别困难,冬天烧的煤他都不舍得让人送到家里,而是和妻子两人拉着板车去拉,只为了节省5块钱的运费。

  “来回十几公里的路真是不好走,有一次下坡,老徐他看不见,在后面还使劲往前推,差点把我推倒。”回忆往事,徐嘉庆和妻子江素凤都笑了,在场的听众却哭了。

  世界上没有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只有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微笑面对的勇者。1997年,徐嘉庆只身远赴深圳,参加深圳残联组织的推拿按摩培训进修班。此后,他的推拿手法和技巧都得到很大提高。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徐嘉庆的按摩保健所搬进了明亮宽敞的房屋,他的客人也逐渐多起来,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有十五、六个顾客。

  “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要懂得知足与感恩”

  按摩店的按摩床下,摆放着厚厚一大摞盲文书籍,没顾客的时候,徐嘉庆经常会把书拿出来再学习一下,充充电。

  多年来,他先后自学了《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等十几门课程。他还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吹起了口琴,学会了盲人读屏软件,可以使用微信、滴滴打车等进行正常社交。

  “第一次看到徐嘉庆用微信,我十分惊讶。”经常来徐嘉庆店里聊天的市民韩先生回忆,那段时间他因为工作不顺十分烦心,无意中发现徐嘉庆正用微信和朋友聊得不亦乐乎,那一瞬间他感到了“生活的魅力”,一扫内心阴霾。

  街坊邻居都说,徐嘉庆就像一个太阳,别看他眼睛看不到,心里敞亮着呢。无论遇到什么烦心事,和他交流交流,一准让你信心满满。靠近他的人,都会被他心里的阳光照亮。

  渐渐地,来徐嘉庆店里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慕名前来拜师学艺。“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要懂得知足与感恩。”徐嘉庆总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学倾囊相授。

  “遇到师父前,真的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盲人苑永梅告诉记者,在徐嘉庆的帮助下,她学会了盲文,学会了推拿,就连使用手机也是师父教会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徐嘉庆和苑永梅的手机是一个型号,手机里的软件也一模一样。“跟我师父用一样的手机,上面的功能他捣鼓明白了,我也就跟着学会了!”苑永梅憨笑着解释。

  徐嘉庆已连续多届当选胶州市盲人协会会长,先后教授了十几名盲人学习盲文,还帮助一些学习按摩的盲人去青岛进修。无论是地方政府组织的残疾人运动会,还是社会团体组织的爱心捐赠活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徐嘉庆对自己两个孩子的教育十分严格。大女儿徐楠回忆,小时候邻居老奶奶给她买了一根冰棍,恰好被父亲听到,回家就挨了一顿训。

  “咱家虽然穷,但绝不能养成向别人伸手要东西的习惯。”正是在徐嘉庆的带动和熏陶下,自强不息、知足常乐已经融入这个家庭的家风里。2014年,徐嘉庆的家庭荣获“青岛市首届十大最美家庭”称号。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这半生,徐嘉庆走过的是一条不平凡的英雄之路,是一条充满坎坷的自立之路,也是一条追逐光明的自强之路。

  收藏举报投诉

  3月26-28日,《金胶州》报纸分三期,以近万字的篇幅连续刊发了我市特等(一级)伤残军人徐嘉庆在身残志坚、自强不息、艰苦创业的事迹,吸引了《解放军报》原副总编辑董祥起将军的注意。

  “我作为一个也曾参加过当年那场战争的老兵,深为有这样的战友而自豪,而感动。”董祥起将军随即以《脱了军装我还是兵》为题,在中国军网上发表评论,本报在一版重要位置也对其进行了刊发。

  6月15日,《解放军报》对本报记者提供的素材进行删改和进一步采访后,在七版“老兵天地”栏目头题位置以近3000字的篇幅版刊发了《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的励志人生》。(文:李燕)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的励志人生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宋子洵

  照片中,一个身材瘦弱但腰板挺直的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扬,安详的笑容写满面庞。他的身旁,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妻子,轻轻地牵着他的一只手。

  “这个中年人名叫徐嘉庆,是一名特等伤残军人。”山东省胶州市阜安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萍说,今年3月,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正在开展退役军人及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身为二等功臣、特等伤残军人的徐嘉庆,被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列为登门统计对象,给予特殊照顾。但徐嘉庆却主动来到办事处办理相关手续,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您怎么来了呀?我们应该上门为您服务。”大家都围过来问他。

  “你们最近太忙了,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走近徐嘉庆,记者发现,这种自立自强,几乎是徐嘉庆人生的真实写照。

  “被炸伤的双眼是战场留给我的纪念”

  1983年,18岁的徐嘉庆参军入伍。“当兵是我的梦想。从小看电影,最崇拜的就是战斗英雄。”

  1984年底,徐嘉庆所在部队接到任务将开赴前线,他被安排在后方养军马。

  “这可不行!我要上前线!”徐嘉庆找到了连长。

  “不行,战斗班有班长,没你的位置。”

  “那我就当战士!只要能上前线就行!”

  1985年春节刚过,徐嘉庆如愿随部队到达边境前线。他所在的班负责一段“C”形山脊的防御。对面是两山之间的山坳,树多,坡缓,便于攀爬,所以每天夜里都会有敌人试图从这里突破,战斗天天都会发生。

  1985年6月20日,雨夜。正在哨位执勤的徐嘉庆,突然听到异响:敌人摸上来了。

  他立即开枪射击,冲锋枪打完了好几排弹夹。激战正酣,突然一道闪电划过。

  “不好,暴露了!”徐嘉庆还没来得及转移位置,一枚手雷就伴着雷声在他左前方几步爆炸了。

  “当时只感觉脸上、眼睛往下流热乎乎的东西,胳膊、腿也麻木了,不听使唤。”因为之前在战斗中也负过伤,而且在长时间隐蔽防御中手脚发麻是常有的情况,所以徐嘉庆没有撤离,仍然摸黑用一只手换上弹夹,另一只手迅速向手雷投来的方向扫射一遍,直到对面没了声音,他才爬下哨位……

  再次醒来,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浑身缠满纱布。他从护士口中得知,自己双眼被弹片击伤,左臂桡神经被炸断,双腿亦有多枚弹片。

  25岁的花样年华,徐嘉庆的世界却变成了一片黑暗。

  “开始我很痛苦,不过后来我想通了,被炸伤的双眼是战场留给我的纪念。”坚强乐观的徐嘉庆没有被伤痛击倒。

  1985年11月,徐嘉庆转院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5医院进一步治疗,不经意间收获了爱情。在医院为工友陪床的胶州姑娘江素凤爱上了这个可亲可敬、善良勇敢的战斗英雄。徐嘉庆从江素凤身上,也感受到了生活的希望和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1987年,他们步入婚姻殿堂。结婚之初,部队给徐嘉庆在胶州市一个小区安排了一处60平方米的房子,市武装部、妇联、街道办事处赠送了他们床铺和几件家具,岳母缝了几床被子送来,加上他们买的锅碗瓢盆和一个蜂窝煤炉子,小家就这样“拼凑”起来。

  妻子去上班,徐嘉庆的生活靠岳母照顾,可他们的日子仍过得艰难。但徐嘉庆从没向政府和部队提过任何额外要求。在他看来,张口要救济很丢人。

  但日子还要过下去。有一天,徐嘉庆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我可以用手触摸光明”

  1990年,徐嘉庆走进青岛盲人学校,学习中医推拿。25岁的他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要从零开始学习盲文。但在战场上都没有趴下的徐嘉庆,绝不轻易认输。晚上同学们已经入睡,他还在练习,指尖都磨出了老茧。妻子带着女儿去看他,摸着他的手指,心痛得流泪,徐嘉庆却开玩笑说:“别担心,我能行,学习比在战场上打仗轻松多了!”

  课余时间,徐嘉庆和同学们互相练习推拿,体会推拿手法;周末休息,他一遍遍摸读专业书籍,熟悉盲文……拿到青岛市中医执业资格证那天,他用手摸着上面凸出的文字,开心地笑了。

  3年的盲校生活,改变了徐嘉庆的眼界和格局,他不再只想着为家庭减轻负担,还重新燃起了开创美好生活的希望。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我可以用手触摸光明。”1993年,他完成学业回到胶州,开办了按摩保健所。

  说是按摩保健所,其实就是一间杂货间,房间里堆满了杂物,中间留有一小块空地。“刚开业时一个月能有10个顾客就不错了,有时甚至一个星期都没有一个客人。”徐嘉庆说,当时生活特别困难,冬天烧的煤他都不舍得让人送到家里,而是和妻子两人拉着板车去拉,只为了节省5块钱的运费。

  “来回十几公里的路真是不好走,有一次下坡,老徐他看不见,在后面还使劲往前推,差点把我推倒。”回忆往事,徐嘉庆和妻子江素凤都笑了,在场的听众却哭了。

  世界上没有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只有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微笑面对的勇者。1997年,徐嘉庆只身远赴深圳,参加深圳残联组织的推拿按摩培训进修班。此后,他的推拿手法和技巧都得到很大提高。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徐嘉庆的按摩保健所搬进了明亮宽敞的房屋,他的客人也逐渐多起来,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有十五、六个顾客。

  “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要懂得知足与感恩”

  按摩店的按摩床下,摆放着厚厚一大摞盲文书籍,没顾客的时候,徐嘉庆经常会把书拿出来再学习一下,充充电。

  多年来,他先后自学了《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等十几门课程。他还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吹起了口琴,学会了盲人读屏软件,可以使用微信、滴滴打车等进行正常社交。

  “第一次看到徐嘉庆用微信,我十分惊讶。”经常来徐嘉庆店里聊天的市民韩先生回忆,那段时间他因为工作不顺十分烦心,无意中发现徐嘉庆正用微信和朋友聊得不亦乐乎,那一瞬间他感到了“生活的魅力”,一扫内心阴霾。

  街坊邻居都说,徐嘉庆就像一个太阳,别看他眼睛看不到,心里敞亮着呢。无论遇到什么烦心事,和他交流交流,一准让你信心满满。靠近他的人,都会被他心里的阳光照亮。

  渐渐地,来徐嘉庆店里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慕名前来拜师学艺。“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要懂得知足与感恩。”徐嘉庆总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学倾囊相授。

  “遇到师父前,真的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盲人苑永梅告诉记者,在徐嘉庆的帮助下,她学会了盲文,学会了推拿,就连使用手机也是师父教会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徐嘉庆和苑永梅的手机是一个型号,手机里的软件也一模一样。“跟我师父用一样的手机,上面的功能他捣鼓明白了,我也就跟着学会了!”苑永梅憨笑着解释。

  徐嘉庆已连续多届当选胶州市盲人协会会长,先后教授了十几名盲人学习盲文,还帮助一些学习按摩的盲人去青岛进修。无论是地方政府组织的残疾人运动会,还是社会团体组织的爱心捐赠活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徐嘉庆对自己两个孩子的教育十分严格。大女儿徐楠回忆,小时候邻居老奶奶给她买了一根冰棍,恰好被父亲听到,回家就挨了一顿训。

  “咱家虽然穷,但绝不能养成向别人伸手要东西的习惯。”正是在徐嘉庆的带动和熏陶下,自强不息、知足常乐已经融入这个家庭的家风里。2014年,徐嘉庆的家庭荣获“青岛市首届十大最美家庭”称号。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这半生,徐嘉庆走过的是一条不平凡的英雄之路,是一条充满坎坷的自立之路,也是一条追逐光明的自强之路。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