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汉宣帝登基,立平民妻子为皇后,是故剑情深,还是另有目的?

www.tadcxc.com2019-09-01

  2019 狐狸晨曦

  作者:长乐夜未央。

  汉宣帝刘病已,是汉武帝太子刘据的孙子,年幼时遭逢“巫蛊之祸”,全家遇害,在牢狱中长到五岁,被汉武帝遗诏下令 「以掖庭养视,上属籍宗正」,也就是摆脱了罪人身份,成为天子承认的宗室、皇曾孙。

  皇曾孙:刘病已

  

  掖庭令张贺是卫太子生前的心腹,就是因为 “巫蛊之祸” 处以宫刑,成了宦者,之后又被赦免封官。等到刘病已成年后, 张贺为他张罗婚事,打算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他。然而,此事却被张贺的兄弟,朝中重臣张安世坚决阻止。不得已下,张贺选择了另一个官职低微的宦者许广汉的女儿,就是后来成为大汉恭哀皇后、和汉宣帝留下“故剑情深”佳话的许平君。

  此事粗看起来,是一个张家不识真龙把皇后宝座送人的故事。然而仔细想来,疑点很多。

  首先, 之前的元凤元年九月,霍光已经在一场政争中大获全胜。鄂邑长公主、燕王刘旦与左将军上官桀、其子骠骑将军上官安、 御史大夫桑弘羊等,皆因为反对霍光,被加以谋反罪名而伏诛。加上金日磾早死, 这时候汉武帝指定的四大顾命大臣就剩下霍光一个人。而张安世此时正是霍光的得力副手,以右将军和霍光同心辅政,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毫不为过。

  因此, 张安世反对实际就是霍光反对,为什么霍光要反对刘病已和张氏联姻?真以为霍光到昌邑王刘贺被废掉时,才想起还有刘病已这个汉武帝的皇曾孙?

  其次,张安世阻止张贺嫁孙女的时间,史书说的很清楚,「及曾孙壮大,是时,昭帝始冠,长八尺二寸」这是汉昭帝元服的时候,根据「元凤四年春正月丁亥,帝加元服,见于高庙」,此事发生于 元凤四年,之后是元凤五年,然后改元为元平元年四月,汉昭帝就死了。也就是说,刘病已娶妻,距离他被霍光选为新任天子,只过了两年时间。

  而这会儿汉昭帝的待遇,《汉书·外戚传》里说的很清楚了。

  【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皇后立十岁而昭帝崩,后年十四五云。】

  当时上官皇后才十二三岁。霍光却不允许汉昭帝和其他妃嫔亲近,给妃嫔宫女们都换上了裆部缝得严严实实的连裆裤。在笔者看来,这根本并不是什么「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因为当时皇后还小,而皇帝已经身体不好了,皇帝死了皇后哪来的儿子?反而是皇帝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一样得尊皇后为嫡母,大可以抱过来自己抚养。霍光难道连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

  上官皇后:

  

  上官皇后虽然是霍光的外孙女,但毕竟是上官桀的孙女、上官安的女儿,最一开始,霍光是并不赞同上官家送女入宫的,只是当时上官家走了鄂邑长公主的门路,尚未彻底专权的霍光阻拦不及而已。

  上官桀和桑弘羊都是汉武帝指定的顾命大臣。鄂邑长公主是抚养汉昭帝、代行母职的长公主, 上官安还是汉昭帝皇后的父亲。当他们都被霍光诛却后, 消灭所有政敌的霍光大权独揽,成为大汉帝国的实际主宰。汉昭帝也彻底形同傀儡了。

  汉昭帝:刘弗陵

  

  此时很多人都以为霍光必然会废掉上官皇后,用自己的小女儿霍成君取而代之。然而霍光在诛灭上官氏满门后,却对外孙女手下留情,反而成为她的唯一保护人,当真只是因为对早逝的女儿“敬夫人”的父女之情么?从后面的历史看,霍光并非不愿自己女儿做皇后,那么,只是不想自己女儿去作汉昭帝的皇后吧。他心中真正属意的女婿是谁?

  霍光与霍成君:

  

  真以为汉昭帝早逝只是意外?霍光到汉昭帝死了才想找新皇帝?等刘贺不成了才想起刘病已? 真以为霍家要女儿为皇后,是刘病已成为汉宣帝上台后才临时想到的?许平君被霍家毒死后,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仪霍将军女,满朝公卿们背后是谁?——不言而喻。

  在汉武帝末期,太子集团面对的是一个宫廷到军方到皇子广泛的反对阵营,而在汉武帝死的时候,由于汉武帝疯狂清洗,这个反对阵营基本被杀光了。汉武帝生前宣布, 刘据罪行是“此子弄父兵,罪当笞,小过耳”,而不是谋反,他依旧是汉朝朝廷认可的皇太子。刘据虽死,但之前众多朝臣的关系和站队是割不断的。

  刘病已奉遗诏养视掖庭,而掖庭令是刘据的死党,而掖庭令的兄弟是朝廷重臣,霍光的副手。太子一党的势力强大可知,刘病已更从入掖庭起,就完全处于他们的保护之下。汉武帝这种操作,自然给了刘据余党也就是卫太子党以太多的想象空间和凝聚力。汉昭帝想不憋屈都不可能了。

  所以,与其说是张安世反对将侄孙女嫁给刘病已,不如说是霍光想等刘病已当了皇帝,再将自己女儿送进宫为后,而不得不反对?张贺忙于为皇曾孙找妻子太积极,张安世又不方便明言,结果不巧玩脱了……于是让出身低微的许平君占了刘病已发妻的位置。

  刘病已与许平君:

  

  刘病已生长自民间,阅历远非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汉昭帝可及,因此同样面对如芒在背的权臣,他选择迂回推进,不顾满朝文武请立霍光之女为皇后的压力,用“故剑情深”阐明立场,执意立糟糠之妻许平君为中宫皇后。

  霍光之妻霍显怀恨在心,买通医女,趁许皇后生产时暗杀之;霍光知晓其事后,引忍不发,促成其女霍成君为继任皇后。汉宣帝明知发妻死因蹊跷,表面和霍皇后异常恩爱,让这个摄政近二十年的权臣放下心来。

  

  当初汉武帝敢于托孤给霍光,也是因为卫太子党一家独大不等于霍光一家独大,卫霍两家衰亡,本身就意味着霍光如果要取而代之窥测帝位,实在是根基先天不足。而且卫太子党独大,霍光要清洗朝堂完全师出无名。纵观霍光执政那么多年,大案要案少的不能再少,要窥测帝位,不清洗朝堂,那是绝对不够的。

  为什么霍光不能为王莽?因为霍光的权倾天下实际来自他是故卫太子党的核心人物上,哪怕到他死,他也没能真正让自己的兄弟子侄女婿把军政要职都占据了。霍光当国时,除了收拾了上官父子,桑弘羊,燕王刘旦, 鄂邑长公主外,没有什么大清洗,霍光一党中既是霍光亲信,又因为是故卫太子党和汉宣帝关系密切的人实在太多了。

  因此。如果太子党保持一致,收拾类似昌邑王和燕王刘旦这种从来的对头自然轻松愉快,但是面对汉宣帝这个少主,情况就不一样了,霍光自己的想法,显然是继续让女儿成为皇后,让霍家为外戚和皇帝为一体,但是如果双方决裂,霍光面对这样的权力结构,拿什么来一手遮天呢?

  霍光在,自然压得住场子,霍光死后,他的子侄们无论谁,面对汉宣帝这个既是正统皇帝,又是正统卫太子嫡系,更是成年人的天子,都不可能在如霍光一样控制故卫太子党了,卫太子党分裂了,就靠霍光自己的子侄女婿们要控制整个汉朝,那实力上可就差远了。所以霍光一死,汉宣帝一举夺回大权,进而诛灭霍氏,替发妻报仇,也就很正常了。

  作者:长乐夜未央。

  汉宣帝刘病已,是汉武帝太子刘据的孙子,年幼时遭逢“巫蛊之祸”,全家遇害,在牢狱中长到五岁,被汉武帝遗诏下令 「以掖庭养视,上属籍宗正」,也就是摆脱了罪人身份,成为天子承认的宗室、皇曾孙。

  皇曾孙:刘病已

  

  掖庭令张贺是卫太子生前的心腹,就是因为 “巫蛊之祸” 处以宫刑,成了宦者,之后又被赦免封官。等到刘病已成年后, 张贺为他张罗婚事,打算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他。然而,此事却被张贺的兄弟,朝中重臣张安世坚决阻止。不得已下,张贺选择了另一个官职低微的宦者许广汉的女儿,就是后来成为大汉恭哀皇后、和汉宣帝留下“故剑情深”佳话的许平君。

  此事粗看起来,是一个张家不识真龙把皇后宝座送人的故事。然而仔细想来,疑点很多。

  首先, 之前的元凤元年九月,霍光已经在一场政争中大获全胜。鄂邑长公主、燕王刘旦与左将军上官桀、其子骠骑将军上官安、 御史大夫桑弘羊等,皆因为反对霍光,被加以谋反罪名而伏诛。加上金日磾早死, 这时候汉武帝指定的四大顾命大臣就剩下霍光一个人。而张安世此时正是霍光的得力副手,以右将军和霍光同心辅政,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毫不为过。

  因此, 张安世反对实际就是霍光反对,为什么霍光要反对刘病已和张氏联姻?真以为霍光到昌邑王刘贺被废掉时,才想起还有刘病已这个汉武帝的皇曾孙?

  其次,张安世阻止张贺嫁孙女的时间,史书说的很清楚,「及曾孙壮大,是时,昭帝始冠,长八尺二寸」这是汉昭帝元服的时候,根据「元凤四年春正月丁亥,帝加元服,见于高庙」,此事发生于 元凤四年,之后是元凤五年,然后改元为元平元年四月,汉昭帝就死了。也就是说,刘病已娶妻,距离他被霍光选为新任天子,只过了两年时间。

  而这会儿汉昭帝的待遇,《汉书·外戚传》里说的很清楚了。

  【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皇后立十岁而昭帝崩,后年十四五云。】

  当时上官皇后才十二三岁。霍光却不允许汉昭帝和其他妃嫔亲近,给妃嫔宫女们都换上了裆部缝得严严实实的连裆裤。在笔者看来,这根本并不是什么「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因为当时皇后还小,而皇帝已经身体不好了,皇帝死了皇后哪来的儿子?反而是皇帝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一样得尊皇后为嫡母,大可以抱过来自己抚养。霍光难道连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

  上官皇后:

  

  上官皇后虽然是霍光的外孙女,但毕竟是上官桀的孙女、上官安的女儿,最一开始,霍光是并不赞同上官家送女入宫的,只是当时上官家走了鄂邑长公主的门路,尚未彻底专权的霍光阻拦不及而已。

  上官桀和桑弘羊都是汉武帝指定的顾命大臣。鄂邑长公主是抚养汉昭帝、代行母职的长公主, 上官安还是汉昭帝皇后的父亲。当他们都被霍光诛却后, 消灭所有政敌的霍光大权独揽,成为大汉帝国的实际主宰。汉昭帝也彻底形同傀儡了。

  汉昭帝:刘弗陵

  

  此时很多人都以为霍光必然会废掉上官皇后,用自己的小女儿霍成君取而代之。然而霍光在诛灭上官氏满门后,却对外孙女手下留情,反而成为她的唯一保护人,当真只是因为对早逝的女儿“敬夫人”的父女之情么?从后面的历史看,霍光并非不愿自己女儿做皇后,那么,只是不想自己女儿去作汉昭帝的皇后吧。他心中真正属意的女婿是谁?

  霍光与霍成君:

  

  真以为汉昭帝早逝只是意外?霍光到汉昭帝死了才想找新皇帝?等刘贺不成了才想起刘病已? 真以为霍家要女儿为皇后,是刘病已成为汉宣帝上台后才临时想到的?许平君被霍家毒死后,公卿议更立皇后,皆心仪霍将军女,满朝公卿们背后是谁?——不言而喻。

  在汉武帝末期,太子集团面对的是一个宫廷到军方到皇子广泛的反对阵营,而在汉武帝死的时候,由于汉武帝疯狂清洗,这个反对阵营基本被杀光了。汉武帝生前宣布, 刘据罪行是“此子弄父兵,罪当笞,小过耳”,而不是谋反,他依旧是汉朝朝廷认可的皇太子。刘据虽死,但之前众多朝臣的关系和站队是割不断的。

  刘病已奉遗诏养视掖庭,而掖庭令是刘据的死党,而掖庭令的兄弟是朝廷重臣,霍光的副手。太子一党的势力强大可知,刘病已更从入掖庭起,就完全处于他们的保护之下。汉武帝这种操作,自然给了刘据余党也就是卫太子党以太多的想象空间和凝聚力。汉昭帝想不憋屈都不可能了。

  所以,与其说是张安世反对将侄孙女嫁给刘病已,不如说是霍光想等刘病已当了皇帝,再将自己女儿送进宫为后,而不得不反对?张贺忙于为皇曾孙找妻子太积极,张安世又不方便明言,结果不巧玩脱了……于是让出身低微的许平君占了刘病已发妻的位置。

  刘病已与许平君:

  

  刘病已生长自民间,阅历远非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汉昭帝可及,因此同样面对如芒在背的权臣,他选择迂回推进,不顾满朝文武请立霍光之女为皇后的压力,用“故剑情深”阐明立场,执意立糟糠之妻许平君为中宫皇后。

  霍光之妻霍显怀恨在心,买通医女,趁许皇后生产时暗杀之;霍光知晓其事后,引忍不发,促成其女霍成君为继任皇后。汉宣帝明知发妻死因蹊跷,表面和霍皇后异常恩爱,让这个摄政近二十年的权臣放下心来。

  

  当初汉武帝敢于托孤给霍光,也是因为卫太子党一家独大不等于霍光一家独大,卫霍两家衰亡,本身就意味着霍光如果要取而代之窥测帝位,实在是根基先天不足。而且卫太子党独大,霍光要清洗朝堂完全师出无名。纵观霍光执政那么多年,大案要案少的不能再少,要窥测帝位,不清洗朝堂,那是绝对不够的。

  为什么霍光不能为王莽?因为霍光的权倾天下实际来自他是故卫太子党的核心人物上,哪怕到他死,他也没能真正让自己的兄弟子侄女婿把军政要职都占据了。霍光当国时,除了收拾了上官父子,桑弘羊,燕王刘旦, 鄂邑长公主外,没有什么大清洗,霍光一党中既是霍光亲信,又因为是故卫太子党和汉宣帝关系密切的人实在太多了。

  因此。如果太子党保持一致,收拾类似昌邑王和燕王刘旦这种从来的对头自然轻松愉快,但是面对汉宣帝这个少主,情况就不一样了,霍光自己的想法,显然是继续让女儿成为皇后,让霍家为外戚和皇帝为一体,但是如果双方决裂,霍光面对这样的权力结构,拿什么来一手遮天呢?

  霍光在,自然压得住场子,霍光死后,他的子侄们无论谁,面对汉宣帝这个既是正统皇帝,又是正统卫太子嫡系,更是成年人的天子,都不可能在如霍光一样控制故卫太子党了,卫太子党分裂了,就靠霍光自己的子侄女婿们要控制整个汉朝,那实力上可就差远了。所以霍光一死,汉宣帝一举夺回大权,进而诛灭霍氏,替发妻报仇,也就很正常了。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