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在豫西绿林甚至民间,一首《打山屯》的讨饭歌广泛传唱

www.tadcxc.com2019-09-06

  2019 好像听说

  

  为了在弟兄们面前显摆一下,李悦给姜明玉和张建荣建议打山屯寨,一来筹集些钱粮,二来也抖抖杆子的威风。

  正在这时,鳌头山上的范龙章派人送来书信,说临汝剿军正向山口聚结。姜明玉头皮直麻,他本来想亲自带杆队攻打山屯寨的,可鳖头山老巢发生了意外,后院失火,他不得不重新考量,拉着李悦的手道:“山屯寨墙厚壕深,人马要尽可能多带一些,咱都是一个锅里耍稀稠弟兄,本来,我是想亲自参与打山屯的,可现在剿军开进鳌头山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这样吧,以你为主,我让龙章下山配合你去打。”

  李悦把胸口拍得山响:“姜兄尽可放心,只要姜兄称个腰做个主,龙章兄弟去不去都没事,还有张建荣、武学标呢?即便我的一杆人也足以拿下‘围子’(村寨)!”

  当姜明玉率本杆人马拉向鳌头山的时候,范龙章和李悦也分别率队开始向山屯寨靠近。

  位于岘山北麓的山屯寨,住着十几户大财主,这些贪得无厌的富绅们每户都集敛几百顷的土地,同时,附近村寨的那些殷实富户因惧怕蹚将杆匪,多数也搬迁到山屯寨里避难。多年来,由地主富绅们捐钱修筑的寨墙,加厚了一层又一层,壕沟深挖了一圈又一圈,寨墙上和街中心地带建有多处碉堡和炮楼,加之所处地势险要,防守严密,寨子从建成之妆未被杆子打开过。

  山屯寨管事黄毓泰凶悍跋扈,他本身就是寨里的大财主,且与伊阳县民团统带王建昭交往甚密,两人还拜了把子,喝过血酒,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王建昭即刻赶到救援。对寨内事务,黄毓泰也是说一不二,尤其对待守寨,一刻也没有放松过,不管饥黄穷富,一律出人出枪,如遇寨内铜锣敲响三遍,在寨上点卯时,守寨人未到或晚来,轻者鞭打,重者枪毙。

  在攻打山屯前,范龙章与李悦合杆后商议,以李悦为主,张建荣、武学标为副,范龙章负责统一指挥协调。

  

  这天傍晚,队伍从背孜、瓦屋分头出发,急行军60余里,进入到凌晨一时才到达目的地,人马没作停留,乘寨内人熟睡之际,李悦率杆队从悄悄地东北角处扒寨墙突然进入寨内。不长时间,就控制山屯寨内的大街。

  可是,一些碉堡和街中心炮楼火力却旺,不能立时拿下来,队伍受阻。李悦大怒,率本杆人马入寨打起巷战,范龙章怕李悦吃亏,和张建荣、武学标一起也杀入寨内,寨外连一个放哨的喽罗都没留。

  黄毓泰见杆匪攻凶猛,一面据守碉堡和炮楼内,指挥坚持巷战,拚死力抵;一面派人骑快马速到县城,向王建昭求救。

  王建照深夜闻报山屯寨破,知道事情紧急,率部驱马连夜驰援,冷清明时来山屯寨下。他指示朱永正留下在外打援,率康桂林、梁廷章、樊凌云等从南门杀入,参加到巷战中。

  枪声将山屯寨的夜色和晨曦击得粉碎,也给李悦兜头泼来一桶凉水。蹚将刀客们听说县城王建昭缓后来到,且关闭了城门,四面被包围,一时心急火燎,骚乱不止,李悦甩掉衣服,赤臂上阵,与王建昭在街道上展开激战。

  城外,范龙章率队杀出去后只剩下几十名弟兄,闻听城内枪声如爆米花炸响一般,他急得两眼冒火,但朱永正的猛烈炮火早已使他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可能,遂率残兵逃离而去。

  战事从清晨打到晌午,李悦退到西北隅二道街及梁家大院内,杆众子弹全部打光。李悦觉得这仗无法再打下去,就派张建荣为代表与王建昭联系和谈之事。

  王建昭以同意和谈为骗局,让杆众全部缴械。李悦和张建荣不知是计,让弟兄们缴械投降,可王建昭却这些缴了械的270名杆匪拉到山屯寨外的杆沟河滩里,用大刀一个一个全部砍死。一时,杆沟横尸累累,河水殷红,目不忍睹。与此同时,还把李悦等10名杆头,扣上枷锁拉回县城请功,之后全部砍杀伊阳南关河滩上。

  

  在人马闹嚷嚷被缴械的时候,武学标趁机溜出梁家大院,藏匿到一堆玉米杆垛里,夜静时刻,只身逃脱。

  之后,在豫西绿林甚至民间,一首《打山屯》的“讨饭歌”广泛传唱起来:

  ……

  小李悦脾气躁,家产卖卖买快炮,

  几支快炮能蹚,又买盒子又买枪。

  人马投到靠山红,一心要打山屯营。

  小李悦下命令,众弟兄您是听:

  诸位弟兄别害怕,梯子绑了七八挂。

  打更的他不防,梯子一横上寨墙。

  上去寨不知道,咚咚先打盒子炮。

  山屯局子也没法,上去把住十字街。

  联庄社,离城近,他与县长去送信。

  黄县长拆开看,把他吓的一身汗。

  黄县长心发焦,他去见见王建昭。

  王建昭老是红,带着队伍出了城。

  骑着马吹着号,腰里插着盒子炮。

  快到饭时都赶到,王建昭进去寨。

  南街去见黄三太,黄三太脾气赖。

  一心要与蹚将干,兑兑兑,榷榷榷,

  一直榷到日头落,姜明玉拉出退东坡。

  单撇李悦独自个,小李悦心害怕,

  糊里糊涂把枪架(准备投降为架枪)。

  收住抚缴罢炮,人都弄到关爷庙。

  关爷庙还不中,又派局勇来打更。

  局勇打更团团转,只怕姜明玉来劫案。

  关爷庙停到明,各家各户找麻绳。

  绑的绑拴的拴,把他们拉到南河滩。

  砍的砍崩的崩,不到一会整个清。

  远的可是不知道,砍了二百一十七个呱呱叫。

  劝您明公不要蹚,李悦落个啥下场。

  驻洛阳的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得到山屯剿匪捷报后,急于见到王建昭,并派要员到龙门迎接。当天,王建昭十字佩红,骑着高头大马,在洛阳城内游街夸功。吴佩孚还奖给他一枚勋章和万两黄金,并晋升他为伊、临、鲁、宝、嵩五县民团总指挥。

  武学标逃回鳌头山向姜明玉说完打山屯之事,姜明玉顿感势态严重,就刚刚撤回山上的范龙章说:“看来局子的气焰要猖狂了,这鳌头山怕是也不能再呆下去,必须立即转移,我想先把部队拉到南召、鲁山一带,躲过这阵风再说。你可留在这里待机而行,如有可能的话,尽快回去把打孽之事解决了。”

  就这样,范龙章和姜明玉在鳖头山口分了手。

  

  为了在弟兄们面前显摆一下,李悦给姜明玉和张建荣建议打山屯寨,一来筹集些钱粮,二来也抖抖杆子的威风。

  正在这时,鳌头山上的范龙章派人送来书信,说临汝剿军正向山口聚结。姜明玉头皮直麻,他本来想亲自带杆队攻打山屯寨的,可鳖头山老巢发生了意外,后院失火,他不得不重新考量,拉着李悦的手道:“山屯寨墙厚壕深,人马要尽可能多带一些,咱都是一个锅里耍稀稠弟兄,本来,我是想亲自参与打山屯的,可现在剿军开进鳌头山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这样吧,以你为主,我让龙章下山配合你去打。”

  李悦把胸口拍得山响:“姜兄尽可放心,只要姜兄称个腰做个主,龙章兄弟去不去都没事,还有张建荣、武学标呢?即便我的一杆人也足以拿下‘围子’(村寨)!”

  当姜明玉率本杆人马拉向鳌头山的时候,范龙章和李悦也分别率队开始向山屯寨靠近。

  位于岘山北麓的山屯寨,住着十几户大财主,这些贪得无厌的富绅们每户都集敛几百顷的土地,同时,附近村寨的那些殷实富户因惧怕蹚将杆匪,多数也搬迁到山屯寨里避难。多年来,由地主富绅们捐钱修筑的寨墙,加厚了一层又一层,壕沟深挖了一圈又一圈,寨墙上和街中心地带建有多处碉堡和炮楼,加之所处地势险要,防守严密,寨子从建成之妆未被杆子打开过。

  山屯寨管事黄毓泰凶悍跋扈,他本身就是寨里的大财主,且与伊阳县民团统带王建昭交往甚密,两人还拜了把子,喝过血酒,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王建昭即刻赶到救援。对寨内事务,黄毓泰也是说一不二,尤其对待守寨,一刻也没有放松过,不管饥黄穷富,一律出人出枪,如遇寨内铜锣敲响三遍,在寨上点卯时,守寨人未到或晚来,轻者鞭打,重者枪毙。

  在攻打山屯前,范龙章与李悦合杆后商议,以李悦为主,张建荣、武学标为副,范龙章负责统一指挥协调。

  

  这天傍晚,队伍从背孜、瓦屋分头出发,急行军60余里,进入到凌晨一时才到达目的地,人马没作停留,乘寨内人熟睡之际,李悦率杆队从悄悄地东北角处扒寨墙突然进入寨内。不长时间,就控制山屯寨内的大街。

  可是,一些碉堡和街中心炮楼火力却旺,不能立时拿下来,队伍受阻。李悦大怒,率本杆人马入寨打起巷战,范龙章怕李悦吃亏,和张建荣、武学标一起也杀入寨内,寨外连一个放哨的喽罗都没留。

  黄毓泰见杆匪攻凶猛,一面据守碉堡和炮楼内,指挥坚持巷战,拚死力抵;一面派人骑快马速到县城,向王建昭求救。

  王建照深夜闻报山屯寨破,知道事情紧急,率部驱马连夜驰援,冷清明时来山屯寨下。他指示朱永正留下在外打援,率康桂林、梁廷章、樊凌云等从南门杀入,参加到巷战中。

  枪声将山屯寨的夜色和晨曦击得粉碎,也给李悦兜头泼来一桶凉水。蹚将刀客们听说县城王建昭缓后来到,且关闭了城门,四面被包围,一时心急火燎,骚乱不止,李悦甩掉衣服,赤臂上阵,与王建昭在街道上展开激战。

  城外,范龙章率队杀出去后只剩下几十名弟兄,闻听城内枪声如爆米花炸响一般,他急得两眼冒火,但朱永正的猛烈炮火早已使他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可能,遂率残兵逃离而去。

  战事从清晨打到晌午,李悦退到西北隅二道街及梁家大院内,杆众子弹全部打光。李悦觉得这仗无法再打下去,就派张建荣为代表与王建昭联系和谈之事。

  王建昭以同意和谈为骗局,让杆众全部缴械。李悦和张建荣不知是计,让弟兄们缴械投降,可王建昭却这些缴了械的270名杆匪拉到山屯寨外的杆沟河滩里,用大刀一个一个全部砍死。一时,杆沟横尸累累,河水殷红,目不忍睹。与此同时,还把李悦等10名杆头,扣上枷锁拉回县城请功,之后全部砍杀伊阳南关河滩上。

  

  在人马闹嚷嚷被缴械的时候,武学标趁机溜出梁家大院,藏匿到一堆玉米杆垛里,夜静时刻,只身逃脱。

  之后,在豫西绿林甚至民间,一首《打山屯》的“讨饭歌”广泛传唱起来:

  ……

  小李悦脾气躁,家产卖卖买快炮,

  几支快炮能蹚,又买盒子又买枪。

  人马投到靠山红,一心要打山屯营。

  小李悦下命令,众弟兄您是听:

  诸位弟兄别害怕,梯子绑了七八挂。

  打更的他不防,梯子一横上寨墙。

  上去寨不知道,咚咚先打盒子炮。

  山屯局子也没法,上去把住十字街。

  联庄社,离城近,他与县长去送信。

  黄县长拆开看,把他吓的一身汗。

  黄县长心发焦,他去见见王建昭。

  王建昭老是红,带着队伍出了城。

  骑着马吹着号,腰里插着盒子炮。

  快到饭时都赶到,王建昭进去寨。

  南街去见黄三太,黄三太脾气赖。

  一心要与蹚将干,兑兑兑,榷榷榷,

  一直榷到日头落,姜明玉拉出退东坡。

  单撇李悦独自个,小李悦心害怕,

  糊里糊涂把枪架(准备投降为架枪)。

  收住抚缴罢炮,人都弄到关爷庙。

  关爷庙还不中,又派局勇来打更。

  局勇打更团团转,只怕姜明玉来劫案。

  关爷庙停到明,各家各户找麻绳。

  绑的绑拴的拴,把他们拉到南河滩。

  砍的砍崩的崩,不到一会整个清。

  远的可是不知道,砍了二百一十七个呱呱叫。

  劝您明公不要蹚,李悦落个啥下场。

  驻洛阳的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得到山屯剿匪捷报后,急于见到王建昭,并派要员到龙门迎接。当天,王建昭十字佩红,骑着高头大马,在洛阳城内游街夸功。吴佩孚还奖给他一枚勋章和万两黄金,并晋升他为伊、临、鲁、宝、嵩五县民团总指挥。

  武学标逃回鳌头山向姜明玉说完打山屯之事,姜明玉顿感势态严重,就刚刚撤回山上的范龙章说:“看来局子的气焰要猖狂了,这鳌头山怕是也不能再呆下去,必须立即转移,我想先把部队拉到南召、鲁山一带,躲过这阵风再说。你可留在这里待机而行,如有可能的话,尽快回去把打孽之事解决了。”

  就这样,范龙章和姜明玉在鳖头山口分了手。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