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山中少女美若如仙子,家有书画田园,但平静之中暗藏危机

www.tadcxc.com2019-08-29

  小说:山中少女美若如仙子,家有书画田园,但平静之中暗藏危机

  张书生的话音未落,从草屋里走出一个老妇来,老妇生得白净雍容,颇有大户人家的涵养,但却一脸愁容。

  那妇人道:“哪里来的客人?瞧你高兴得不知南北了。”

  张书生对那妇人朗声道:“娘子,这是元好问的侄子啊,今天咱家有幸接待到贵客了。”

  那妇人眼睛蓦然闪过一抹光,急忙迎上来道:“公子快快进屋来。”说着三人便已进了草屋。

  张书生在屋子里扫了一眼,疑惑道:“怡儿去哪了,她不是先回来了吗?”

  那妇人道:“瞧你急得跟什么似的,她去后院喂鹅去了。她稍后就回来,你快给客人倒茶。我去做饭。”那妇人说着喜笑颜开地向厨房去了。

  张书生便一面泡茶一面对元一说道:“我家怡儿最是喜欢元好问的诗词了,每日朗诵呢。”

  元一点了点头,心想伯父真是名扬四海,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人识得他。

  张书生刚泡好茶,那张大已带着两三人来到。张书生便安排了一番,都是些如何杀鸡宰羊的事,这些人听毕便欢喜地忙活去了。

  元一便道:“伯父客气了,粗茶淡饭即可,不必太费心了。”

  张书生道:“那有那有,都是乡下人自己有的东西,反正我们也快用不着了,今日能用来款待贵客,也算是了却一番心意罢了。”

  元一听了此言,心里疑惑,正要问个明白。但听得一阵细细的脚步声响从后院走来。心里不由突然“砰砰”地跳起来,仿佛要见到什么重要的人似的。

  顷刻间,从后门走出一个少女来,正是在村口遇见的少女。两人对望一眼,均呆住了。

  张书生见女儿出来,便介绍道:“怡儿,这是元一公子,他可是元好问的侄子。”

  那少女听了父亲的话,这才回过神,向元一行了一个礼。元一慌措中向怡儿回了一个礼。怡儿莞尔一笑道:“公子饿了吧,我这就去准备晚饭,你稍等片刻。”说着一阵风似的进了厨房。

  张书生笑了笑,对元一道:“她害羞了。”

  元一脑海里兀自盘旋着怡儿的嫣然笑语,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张书生见状,略为思忖,便问道:“敢问公子贵庚?”

  元一回了回神,答道:“快要十八了。”

  张书生道:“你和我小女年龄相仿,她前些天刚满了十六。”

  元一听了“年龄相仿”这几个字,心里跳了一下,低头“嗯”了一声。

  这时,张书生轻轻叹了一口气,叹气声虽然很小,但还是被元一听到了,元一便问道:“前辈有什么忧心的事吗?”

  张书生因元一听到了自己的叹气,窘红了脸说道:“没事!没事!”

  元一想起路上张书生曾打断张大的话,想必他家是有什么忧心事了,便说道:“伯伯,如果你有事,但说无妨。”

  就在这时,张三走上堂来,呼叫张书生道:“张哥,你且出来一下。”

  张书生看了张三一眼,站了起来,向元一道:“公子请自便,我去去就来。”

  元一急忙站起来道:“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张书生摆手道:“不不,没什么事,都是些家务琐事,我去去就来。”走了几步,张书生回头指着旁边的一间房道:“那是我们家的书房,你可以随便看看。”说罢向元一抱了抱拳,便跟着张大急匆匆出门而去。

  元一便坐下来,喝了一口茶,见方才张书生所指的方向,见书房门后陈列着一些书古木书架,其上摆满了许多书籍,当即站起来,向书房走去。

  进了书房,见书架上摆满这四书五经、史记、孙子兵法、道德经、唐诗等书籍,元一逐一看去,越看越在心里赞叹这张书生真是一个博学多才之人。阅毕书房,见有一个圆形门洞通往另一个房间。从门洞看去,见是一个书画室,四周挂满了各家名画。元一便走了进去,见有些新画作,笔法委婉,简洁清明,颇有新秀之气,料想这手法应该是张书生之女怡儿之作。元一情不自禁走近细看,越看越心动,仿佛那怡儿的纤纤玉手正在画布上描摹,便欲伸手去触摸那些细条。

  突然,听得窗外不远处一阵鸡羊的哀嚎声,元一被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缩回手。便一幅幅欣赏过去。

  画室尽头,便是一扇敞开的木门,门外有一片菜园,菜园之中有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元一便出了门,走到菜园中去,沿着小路漫步而去,一面欣赏着菜园景致,心里甚为陶醉。

  走到一处院墙下,便听得隔壁张大等人在絮絮叨叨地说话。元一正要折身而返,听得张大说了一通奇怪的话,他便停下来,仔细听去。

  这时,张大说道:“依我说,你就把女儿跟那公子逃走了,等伏牛金刚来了,你就说你女儿被一个过路的人看中了,抢走了,料那伏牛金刚也不会把你们两怎么样?”

  另一个声音附和道:“对对对,到时候即使伏牛金刚去追也必追不上了。”

  又有另一个声音道:“这倒是好法子,关键是要看那元少年愿不愿意带怡儿走,怡儿愿不愿意跟他走。”

  张书生道:“你们休要说了,这算什么事呢?这不让人家认为我请来家里吃饭,是怀有企图的吗?”

  大家听了这句话,便都沉默了一阵,有一个声音便道:“我倒觉得无妨,元家也算是响当当的名门望族,急人之难本是应理之事,看那公子也是饱读诗书的人,料不会那么想的。”

  张大接着说道:“你要是不好意思跟元公子讲,我来跟他讲。”

  有一个声音道:“对对,说不定这是天可怜见,给你们家一个机会呢,要不然这动乱的世道,谁还愿意出远门呢?可偏偏那元公子不早不晚就来到了这里。”

  张书生道:“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事不能这么做,我知道大家的好意,既然大家都认为这是天意,那我们就听凭天意吧。大家岂不可擅自主张。”

  有一个声音道:“张哥你就是心善,处处考虑别人的难处,像你这样怎么行。”

  大家便都附和着劝慰张书生一番,张书生半晌没有言语,想必是在思考着什么。

  元一听到此,便明白之前张书生叹气的缘由了。当下心里有了主意,便转身过来准备回屋,却看见怡儿像一株白莲花一般站在他身后。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