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巡演倒计时 | 本周末,万晓利和乐队将抵达苏州!

www.tadcxc.com2019-09-01

  

  Start here:

  过完五月,六月刚至,赶在夏天来之前,属于万晓利的2019年全国巡演首轮,终告一段落。

  这一轮全国巡演走过的多数城市,票房成绩都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想。上海来了九百多人,黑压压的livehouse几乎人满为患,观众多到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东北四站场均五百人还多,演出现场成了大型歌迷见面会,人们相互交流着听万晓利的年头,一年、三年、五年、还有八年……

  而这样的巡演在今年,还有十多个尚未抵达的城市,等待着万晓利出现。

  

  

  万晓利2019全国巡演沈阳站现场。

  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这位久经现场历练的民谣老炮儿,能在今天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现场表现力,以及远超过新晋后辈的网络高人气。

  每当演出散场时,大家享受着兴奋之余,无不在好奇地问:万总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四个月,天秤座的万晓利就要迎来他的四十八岁生日。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个人第五张创作专辑,便把“天秤”写进了标题,名称叫做《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查阅星座百科,“擅于察言观色”,是天秤座的最大特性。于是乎,那些平淡且复杂的生活所能包罗的万事万物,经过万晓利浸入其中的体验与创作,便能逐一出现在了他的音乐作品中。

  动物、食物、天气、城市……各种意象丰富至极,万晓利的音乐语言里,似乎始终有着用不完的武器。

  众所周知,万晓利写过《狐狸》、《鸟语》,这两首关于动物的创作,也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广为流传,成为了中国新民谣的经典。

  万晓利也在歌里许多食物,比如土豆、玉米、豆腐;写过许多天气,比如阳光,下雨,雾;还写过许多城市,这些都曾留下他生活的痕迹,比如北京和杭州。

  

  屡次转型,万晓利都在尝试突破,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触碰自己的“极限”所在。这些年,外界对他的各种评价,也都交织在他个人与作品复杂而多变的关系之中。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参加湖南卫视《歌手》时,翻唱过万晓利的另一首作品《陀螺》。对于万晓利的评价,他说:“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精密、纯粹而诗性”,这六个字是青年作家班宇,对万晓利过往作品的直观感受和评价,当班宇站在文学的角度去感受万晓利的音乐,更能体会到创作者在音符与词句间的“进和退”,某种超越个体极限的做法,始终存在于万晓利的身上。

  

  万晓利的这种极限,在《北方的北方》中最为明显。2010年,当时顶着“中国民谣代言人”头衔的万晓利,已凭借《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张出色的个人专辑,在华语乐坛多个颁奖礼上屡获佳绩。

  不过,此后《北方的北方》“不适时”出现,却让外界与万晓利的距离开始逐渐疏远,人们以为万晓利会更加流行,更加走向大众的方向。

  事实是,他并没有。“敬,所以远之。”这一年,有人在豆瓣社区,这样评价万晓利。

  但也有人,看法不同。也就是从此时开始,署名为“坦克手贝吉塔”的作家班宇,开始发表大量广受欢迎的乐评,当他一听到万晓利《北方的北方》这张专辑,就把它视为个人的最爱。

  

  此时的班宇,在《北方的北方》下如此评价这张专辑:“至此,狭义层面上的都市民谣已成为过去式,蛮横地掠夺心智、撷英取长的短工,只身奔赴聪明人的天下。”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了,《北方的北方》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7.5分的较高分数线上。应该说,时至今日再回头看,这依然是最适合万晓利的表达方式。正如班宇所言,“就是这张唱片,在某种意义上讲,作者方向的实施非常完善,至少大部分想法都做出来了。”

  就当人们会以为到达极限的万晓利,会在这之后继续渐行渐远时,他对人生方向的规划有了新的选择。举家搬离北京,在杭州城外的一处山林间,找到了全新且孤僻的新归宿。

  这一住就是五年多,这期间的万晓利,其音乐创作也打破了五年一张专辑的固定节奏,从《太阳看起来圆圆的》之后,仅花了两年时间,就发行了《天秤之舟》。

  而他的作品风格与音乐内容,也在受众心中迎来了全新的高度。过去疏远的距离顷刻间拉回了“亲密”的距离。

  这些新作品的热门评论下,常能看见宋冬野、老狼等大牌音乐人的身影,以及多年跟随的铁杆歌迷在呼应。就像有人会说:那个当年人见人爱的万晓利,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就像那些散场时带着问题离开的朋友们一样,我们对关于万晓利的好奇与疑惑,始终存在,屡有更新。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 阅读更多文章 ·

  民谣故事专访 | 万晓利:我很庆幸,我很清醒

  朴树这回没哭,我们哭了

  

  万总同款 点击购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Start here:

  过完五月,六月刚至,赶在夏天来之前,属于万晓利的2019年全国巡演首轮,终告一段落。

  这一轮全国巡演走过的多数城市,票房成绩都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想。上海来了九百多人,黑压压的livehouse几乎人满为患,观众多到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东北四站场均五百人还多,演出现场成了大型歌迷见面会,人们相互交流着听万晓利的年头,一年、三年、五年、还有八年……

  而这样的巡演在今年,还有十多个尚未抵达的城市,等待着万晓利出现。

  

  

  万晓利2019全国巡演沈阳站现场。

  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这位久经现场历练的民谣老炮儿,能在今天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现场表现力,以及远超过新晋后辈的网络高人气。

  每当演出散场时,大家享受着兴奋之余,无不在好奇地问:万总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四个月,天秤座的万晓利就要迎来他的四十八岁生日。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个人第五张创作专辑,便把“天秤”写进了标题,名称叫做《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查阅星座百科,“擅于察言观色”,是天秤座的最大特性。于是乎,那些平淡且复杂的生活所能包罗的万事万物,经过万晓利浸入其中的体验与创作,便能逐一出现在了他的音乐作品中。

  动物、食物、天气、城市……各种意象丰富至极,万晓利的音乐语言里,似乎始终有着用不完的武器。

  众所周知,万晓利写过《狐狸》、《鸟语》,这两首关于动物的创作,也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广为流传,成为了中国新民谣的经典。

  万晓利也在歌里许多食物,比如土豆、玉米、豆腐;写过许多天气,比如阳光,下雨,雾;还写过许多城市,这些都曾留下他生活的痕迹,比如北京和杭州。

  

  屡次转型,万晓利都在尝试突破,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触碰自己的“极限”所在。这些年,外界对他的各种评价,也都交织在他个人与作品复杂而多变的关系之中。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参加湖南卫视《歌手》时,翻唱过万晓利的另一首作品《陀螺》。对于万晓利的评价,他说:“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精密、纯粹而诗性”,这六个字是青年作家班宇,对万晓利过往作品的直观感受和评价,当班宇站在文学的角度去感受万晓利的音乐,更能体会到创作者在音符与词句间的“进和退”,某种超越个体极限的做法,始终存在于万晓利的身上。

  

  万晓利的这种极限,在《北方的北方》中最为明显。2010年,当时顶着“中国民谣代言人”头衔的万晓利,已凭借《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张出色的个人专辑,在华语乐坛多个颁奖礼上屡获佳绩。

  不过,此后《北方的北方》“不适时”出现,却让外界与万晓利的距离开始逐渐疏远,人们以为万晓利会更加流行,更加走向大众的方向。

  事实是,他并没有。“敬,所以远之。”这一年,有人在豆瓣社区,这样评价万晓利。

  但也有人,看法不同。也就是从此时开始,署名为“坦克手贝吉塔”的作家班宇,开始发表大量广受欢迎的乐评,当他一听到万晓利《北方的北方》这张专辑,就把它视为个人的最爱。

  

  此时的班宇,在《北方的北方》下如此评价这张专辑:“至此,狭义层面上的都市民谣已成为过去式,蛮横地掠夺心智、撷英取长的短工,只身奔赴聪明人的天下。”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了,《北方的北方》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7.5分的较高分数线上。应该说,时至今日再回头看,这依然是最适合万晓利的表达方式。正如班宇所言,“就是这张唱片,在某种意义上讲,作者方向的实施非常完善,至少大部分想法都做出来了。”

  就当人们会以为到达极限的万晓利,会在这之后继续渐行渐远时,他对人生方向的规划有了新的选择。举家搬离北京,在杭州城外的一处山林间,找到了全新且孤僻的新归宿。

  这一住就是五年多,这期间的万晓利,其音乐创作也打破了五年一张专辑的固定节奏,从《太阳看起来圆圆的》之后,仅花了两年时间,就发行了《天秤之舟》。

  而他的作品风格与音乐内容,也在受众心中迎来了全新的高度。过去疏远的距离顷刻间拉回了“亲密”的距离。

  这些新作品的热门评论下,常能看见宋冬野、老狼等大牌音乐人的身影,以及多年跟随的铁杆歌迷在呼应。就像有人会说:那个当年人见人爱的万晓利,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就像那些散场时带着问题离开的朋友们一样,我们对关于万晓利的好奇与疑惑,始终存在,屡有更新。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 阅读更多文章 ·

  民谣故事专访 | 万晓利:我很庆幸,我很清醒

  朴树这回没哭,我们哭了

  

  万总同款 点击购买△

  

  Start here:

  过完五月,六月刚至,赶在夏天来之前,属于万晓利的2019年全国巡演首轮,终告一段落。

  这一轮全国巡演走过的多数城市,票房成绩都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想。上海来了九百多人,黑压压的livehouse几乎人满为患,观众多到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东北四站场均五百人还多,演出现场成了大型歌迷见面会,人们相互交流着听万晓利的年头,一年、三年、五年、还有八年……

  而这样的巡演在今年,还有十多个尚未抵达的城市,等待着万晓利出现。

  

  

  万晓利2019全国巡演沈阳站现场。

  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这位久经现场历练的民谣老炮儿,能在今天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现场表现力,以及远超过新晋后辈的网络高人气。

  每当演出散场时,大家享受着兴奋之余,无不在好奇地问:万总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四个月,天秤座的万晓利就要迎来他的四十八岁生日。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个人第五张创作专辑,便把“天秤”写进了标题,名称叫做《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查阅星座百科,“擅于察言观色”,是天秤座的最大特性。于是乎,那些平淡且复杂的生活所能包罗的万事万物,经过万晓利浸入其中的体验与创作,便能逐一出现在了他的音乐作品中。

  动物、食物、天气、城市……各种意象丰富至极,万晓利的音乐语言里,似乎始终有着用不完的武器。

  众所周知,万晓利写过《狐狸》、《鸟语》,这两首关于动物的创作,也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广为流传,成为了中国新民谣的经典。

  万晓利也在歌里许多食物,比如土豆、玉米、豆腐;写过许多天气,比如阳光,下雨,雾;还写过许多城市,这些都曾留下他生活的痕迹,比如北京和杭州。

  

  屡次转型,万晓利都在尝试突破,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触碰自己的“极限”所在。这些年,外界对他的各种评价,也都交织在他个人与作品复杂而多变的关系之中。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参加湖南卫视《歌手》时,翻唱过万晓利的另一首作品《陀螺》。对于万晓利的评价,他说:“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精密、纯粹而诗性”,这六个字是青年作家班宇,对万晓利过往作品的直观感受和评价,当班宇站在文学的角度去感受万晓利的音乐,更能体会到创作者在音符与词句间的“进和退”,某种超越个体极限的做法,始终存在于万晓利的身上。

  

  万晓利的这种极限,在《北方的北方》中最为明显。2010年,当时顶着“中国民谣代言人”头衔的万晓利,已凭借《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张出色的个人专辑,在华语乐坛多个颁奖礼上屡获佳绩。

  不过,此后《北方的北方》“不适时”出现,却让外界与万晓利的距离开始逐渐疏远,人们以为万晓利会更加流行,更加走向大众的方向。

  事实是,他并没有。“敬,所以远之。”这一年,有人在豆瓣社区,这样评价万晓利。

  但也有人,看法不同。也就是从此时开始,署名为“坦克手贝吉塔”的作家班宇,开始发表大量广受欢迎的乐评,当他一听到万晓利《北方的北方》这张专辑,就把它视为个人的最爱。

  

  此时的班宇,在《北方的北方》下如此评价这张专辑:“至此,狭义层面上的都市民谣已成为过去式,蛮横地掠夺心智、撷英取长的短工,只身奔赴聪明人的天下。”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了,《北方的北方》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7.5分的较高分数线上。应该说,时至今日再回头看,这依然是最适合万晓利的表达方式。正如班宇所言,“就是这张唱片,在某种意义上讲,作者方向的实施非常完善,至少大部分想法都做出来了。”

  就当人们会以为到达极限的万晓利,会在这之后继续渐行渐远时,他对人生方向的规划有了新的选择。举家搬离北京,在杭州城外的一处山林间,找到了全新且孤僻的新归宿。

  这一住就是五年多,这期间的万晓利,其音乐创作也打破了五年一张专辑的固定节奏,从《太阳看起来圆圆的》之后,仅花了两年时间,就发行了《天秤之舟》。

  而他的作品风格与音乐内容,也在受众心中迎来了全新的高度。过去疏远的距离顷刻间拉回了“亲密”的距离。

  这些新作品的热门评论下,常能看见宋冬野、老狼等大牌音乐人的身影,以及多年跟随的铁杆歌迷在呼应。就像有人会说:那个当年人见人爱的万晓利,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就像那些散场时带着问题离开的朋友们一样,我们对关于万晓利的好奇与疑惑,始终存在,屡有更新。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 阅读更多文章 ·

  民谣故事专访 | 万晓利:我很庆幸,我很清醒

  朴树这回没哭,我们哭了

  

  万总同款 点击购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Start here:

  过完五月,六月刚至,赶在夏天来之前,属于万晓利的2019年全国巡演首轮,终告一段落。

  这一轮全国巡演走过的多数城市,票房成绩都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想。上海来了九百多人,黑压压的livehouse几乎人满为患,观众多到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东北四站场均五百人还多,演出现场成了大型歌迷见面会,人们相互交流着听万晓利的年头,一年、三年、五年、还有八年……

  而这样的巡演在今年,还有十多个尚未抵达的城市,等待着万晓利出现。

  

  

  万晓利2019全国巡演沈阳站现场。

  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这位久经现场历练的民谣老炮儿,能在今天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现场表现力,以及远超过新晋后辈的网络高人气。

  每当演出散场时,大家享受着兴奋之余,无不在好奇地问:万总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四个月,天秤座的万晓利就要迎来他的四十八岁生日。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个人第五张创作专辑,便把“天秤”写进了标题,名称叫做《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查阅星座百科,“擅于察言观色”,是天秤座的最大特性。于是乎,那些平淡且复杂的生活所能包罗的万事万物,经过万晓利浸入其中的体验与创作,便能逐一出现在了他的音乐作品中。

  动物、食物、天气、城市……各种意象丰富至极,万晓利的音乐语言里,似乎始终有着用不完的武器。

  众所周知,万晓利写过《狐狸》、《鸟语》,这两首关于动物的创作,也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广为流传,成为了中国新民谣的经典。

  万晓利也在歌里许多食物,比如土豆、玉米、豆腐;写过许多天气,比如阳光,下雨,雾;还写过许多城市,这些都曾留下他生活的痕迹,比如北京和杭州。

  

  屡次转型,万晓利都在尝试突破,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触碰自己的“极限”所在。这些年,外界对他的各种评价,也都交织在他个人与作品复杂而多变的关系之中。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参加湖南卫视《歌手》时,翻唱过万晓利的另一首作品《陀螺》。对于万晓利的评价,他说:“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精密、纯粹而诗性”,这六个字是青年作家班宇,对万晓利过往作品的直观感受和评价,当班宇站在文学的角度去感受万晓利的音乐,更能体会到创作者在音符与词句间的“进和退”,某种超越个体极限的做法,始终存在于万晓利的身上。

  

  万晓利的这种极限,在《北方的北方》中最为明显。2010年,当时顶着“中国民谣代言人”头衔的万晓利,已凭借《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张出色的个人专辑,在华语乐坛多个颁奖礼上屡获佳绩。

  不过,此后《北方的北方》“不适时”出现,却让外界与万晓利的距离开始逐渐疏远,人们以为万晓利会更加流行,更加走向大众的方向。

  事实是,他并没有。“敬,所以远之。”这一年,有人在豆瓣社区,这样评价万晓利。

  但也有人,看法不同。也就是从此时开始,署名为“坦克手贝吉塔”的作家班宇,开始发表大量广受欢迎的乐评,当他一听到万晓利《北方的北方》这张专辑,就把它视为个人的最爱。

  

  此时的班宇,在《北方的北方》下如此评价这张专辑:“至此,狭义层面上的都市民谣已成为过去式,蛮横地掠夺心智、撷英取长的短工,只身奔赴聪明人的天下。”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了,《北方的北方》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7.5分的较高分数线上。应该说,时至今日再回头看,这依然是最适合万晓利的表达方式。正如班宇所言,“就是这张唱片,在某种意义上讲,作者方向的实施非常完善,至少大部分想法都做出来了。”

  就当人们会以为到达极限的万晓利,会在这之后继续渐行渐远时,他对人生方向的规划有了新的选择。举家搬离北京,在杭州城外的一处山林间,找到了全新且孤僻的新归宿。

  这一住就是五年多,这期间的万晓利,其音乐创作也打破了五年一张专辑的固定节奏,从《太阳看起来圆圆的》之后,仅花了两年时间,就发行了《天秤之舟》。

  而他的作品风格与音乐内容,也在受众心中迎来了全新的高度。过去疏远的距离顷刻间拉回了“亲密”的距离。

  这些新作品的热门评论下,常能看见宋冬野、老狼等大牌音乐人的身影,以及多年跟随的铁杆歌迷在呼应。就像有人会说:那个当年人见人爱的万晓利,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就像那些散场时带着问题离开的朋友们一样,我们对关于万晓利的好奇与疑惑,始终存在,屡有更新。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 阅读更多文章 ·

  民谣故事专访 | 万晓利:我很庆幸,我很清醒

  朴树这回没哭,我们哭了

  

  万总同款 点击购买△

  

  Start here:

  过完五月,六月刚至,赶在夏天来之前,属于万晓利的2019年全国巡演首轮,终告一段落。

  这一轮全国巡演走过的多数城市,票房成绩都超过了许多人的预想。上海来了九百多人,黑压压的livehouse几乎人满为患,观众多到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东北四站场均五百人还多,演出现场成了大型歌迷见面会,人们相互交流着听万晓利的年头,一年、三年、五年、还有八年……

  而这样的巡演在今年,还有十多个尚未抵达的城市,等待着万晓利出现。

  

  

  万晓利2019全国巡演沈阳站现场。

  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这位久经现场历练的民谣老炮儿,能在今天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现场表现力,以及远超过新晋后辈的网络高人气。

  每当演出散场时,大家享受着兴奋之余,无不在好奇地问:万总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四个月,天秤座的万晓利就要迎来他的四十八岁生日。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个人第五张创作专辑,便把“天秤”写进了标题,名称叫做《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查阅星座百科,“擅于察言观色”,是天秤座的最大特性。于是乎,那些平淡且复杂的生活所能包罗的万事万物,经过万晓利浸入其中的体验与创作,便能逐一出现在了他的音乐作品中。

  动物、食物、天气、城市……各种意象丰富至极,万晓利的音乐语言里,似乎始终有着用不完的武器。

  众所周知,万晓利写过《狐狸》、《鸟语》,这两首关于动物的创作,也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广为流传,成为了中国新民谣的经典。

  万晓利也在歌里许多食物,比如土豆、玉米、豆腐;写过许多天气,比如阳光,下雨,雾;还写过许多城市,这些都曾留下他生活的痕迹,比如北京和杭州。

  

  屡次转型,万晓利都在尝试突破,找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触碰自己的“极限”所在。这些年,外界对他的各种评价,也都交织在他个人与作品复杂而多变的关系之中。

  著名歌手李健曾在参加湖南卫视《歌手》时,翻唱过万晓利的另一首作品《陀螺》。对于万晓利的评价,他说:“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精密、纯粹而诗性”,这六个字是青年作家班宇,对万晓利过往作品的直观感受和评价,当班宇站在文学的角度去感受万晓利的音乐,更能体会到创作者在音符与词句间的“进和退”,某种超越个体极限的做法,始终存在于万晓利的身上。

  

  万晓利的这种极限,在《北方的北方》中最为明显。2010年,当时顶着“中国民谣代言人”头衔的万晓利,已凭借《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张出色的个人专辑,在华语乐坛多个颁奖礼上屡获佳绩。

  不过,此后《北方的北方》“不适时”出现,却让外界与万晓利的距离开始逐渐疏远,人们以为万晓利会更加流行,更加走向大众的方向。

  事实是,他并没有。“敬,所以远之。”这一年,有人在豆瓣社区,这样评价万晓利。

  但也有人,看法不同。也就是从此时开始,署名为“坦克手贝吉塔”的作家班宇,开始发表大量广受欢迎的乐评,当他一听到万晓利《北方的北方》这张专辑,就把它视为个人的最爱。

  

  此时的班宇,在《北方的北方》下如此评价这张专辑:“至此,狭义层面上的都市民谣已成为过去式,蛮横地掠夺心智、撷英取长的短工,只身奔赴聪明人的天下。”

  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了,《北方的北方》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7.5分的较高分数线上。应该说,时至今日再回头看,这依然是最适合万晓利的表达方式。正如班宇所言,“就是这张唱片,在某种意义上讲,作者方向的实施非常完善,至少大部分想法都做出来了。”

  就当人们会以为到达极限的万晓利,会在这之后继续渐行渐远时,他对人生方向的规划有了新的选择。举家搬离北京,在杭州城外的一处山林间,找到了全新且孤僻的新归宿。

  这一住就是五年多,这期间的万晓利,其音乐创作也打破了五年一张专辑的固定节奏,从《太阳看起来圆圆的》之后,仅花了两年时间,就发行了《天秤之舟》。

  而他的作品风格与音乐内容,也在受众心中迎来了全新的高度。过去疏远的距离顷刻间拉回了“亲密”的距离。

  这些新作品的热门评论下,常能看见宋冬野、老狼等大牌音乐人的身影,以及多年跟随的铁杆歌迷在呼应。就像有人会说:那个当年人见人爱的万晓利,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就像那些散场时带着问题离开的朋友们一样,我们对关于万晓利的好奇与疑惑,始终存在,屡有更新。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 阅读更多文章 ·

  民谣故事专访 | 万晓利:我很庆幸,我很清醒

  朴树这回没哭,我们哭了

  

  万总同款 点击购买△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