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小说:在农村,除了婚丧嫁娶,最能引起关注和参与的就是这事儿了

www.tadcxc.com2019-07-25

   莫说故事

  撰文|王树振

  在沙窝村,除了婚丧嫁娶之外,最能引起全村人关注和参与的事儿就是捉奸了。

  一旦遇到奸情,不用主家招呼,全村男子全部自觉上阵,踊跃前往。尽管不被允许,女人孩子也都偷偷跟着去看。捉住奸夫淫妇之后,往往还要游街示众,尽管这种私刑实属违法,但在沙窝村这样山高皇帝远的小乡村仍方兴未艾。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因此在村民们看来,让那个奸夫光着上身,淫妇的脖子上挂着破鞋游街示众,遭众人唾骂,便成为惩治通奸之人的最好方法了。

  沙窝村东头有户张姓人家,三代单传,等传到张富贵这一辈儿时,出现了香火危机——张富贵的媳妇都进门快十年了,始终未能给张富贵生下一男半女,眼看张家就要断了香火。谁都知道张富贵的媳妇儿是有名的河东狮吼,张富贵又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张富贵在家里抬不起头来,在村里更是被人瞧不起,于是就拍拍屁股去南方打工去了。

  张富贵一走就是一年,期间只寄钱,人从未回过家一次。家里没有男人,自然会有人惦记上留守在家的张家媳妇。于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个黑影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溜进张家,摸进了张家媳妇的房间里。一阵厮打和叫骂声,仿佛在湖中投进一块巨石,激荡起阵阵涟漪,划破了沙窝村宁静的夜色,也惊扰了村民的美梦,但是除了几声狗吠,再没有别的动静了。至于那个黑影,都不知道是谁,但村里很快开始出现传言,都说张家媳妇不正经,背着男人找野汉子,一时间满村风雨。

  一个冬日的深夜,一年多没有过回家的张富贵突然冒了严寒回来了。他是得知村里的传言后赶回来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召集街坊邻居来他家捉奸。

  

的男女缩在被窝里吓得面如土色。突然之间,奸夫胡乱地披上衣服,一骨碌翻下床,开始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讨饶。张富贵一把揪住奸夫的衣领,左右开弓,啪啪啪上去就是好几个大嘴巴,直抽得那个男的腮帮子肿起老高,嘴角也渗出了血。整个过程中,张富贵的媳妇一?晕捶ⅲ皇堑妥磐罚⒆磐贩ⅰU鸥还笳焓执蛩从行┫虏蝗ナ郑钌畹靥玖丝谄嘲涯且话驼粕透思榉颉?

  等到打累了,张富贵气喘吁吁地问奸夫:

  “公了还是私了?”

  “私了私了!”那个奸夫慌忙说道,他知道要是公了有可能会背上强奸的罪名,不免牢狱之灾。与坐牢相比,他更倾向于破财免灾,于是试探地问,“怎么个私了法?”

  张富贵伸出五个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五千!那么多!”奸夫吓了一跳,“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哪个跟你说五千!五万!精神损失费,少个子儿都不中!”

  被迫立下字据签字画押之后,那个男的穿上衣服,正要准备离开时,又被张富贵喝住了:“往哪儿走?!游街去!”

  寒冬腊月里,那个男的光着上身,冻得瑟瑟发抖,张家媳妇脖子上挂着一双用麻线穿起来的破鞋,麻木地低着头,在后面跟着。围观的村民纷纷指指点点,偶尔有几个人捡起小石子、烂白菜、臭鸡蛋什么的朝他俩丢去。

  游街完毕,那个男的赶紧穿上衣服跑掉了。张富贵跟媳妇说了一句:“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

  “好,俺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张家媳妇平静地说。谁知张富贵的媳妇回家就喝了农药,当时就口吐白沫断了气。

  张家媳妇的尸体被众人连夜抬到她的娘家门口,但她娘家人不肯为其收尸,又在黎明前给张富贵送了回来,最后还是张富贵出钱给她打了一口薄木棺材,找了一个乱坟岗草草掩埋了,毕竟在农村的观念里,像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是不配埋进祖坟,享受后人的香火祭祀的。就因为这口薄木棺材,村里人纷纷为张富贵竖起了大拇指——仁义!

  一年后,张富贵带回家一个长相妖娆的外地女子,补办了婚礼酒席。那个女人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眉眼和张富贵简直一个模样。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大学英语王老师!

  撰文|王树振

  在沙窝村,除了婚丧嫁娶之外,最能引起全村人关注和参与的事儿就是捉奸了。

  一旦遇到奸情,不用主家招呼,全村男子全部自觉上阵,踊跃前往。尽管不被允许,女人孩子也都偷偷跟着去看。捉住奸夫淫妇之后,往往还要游街示众,尽管这种私刑实属违法,但在沙窝村这样山高皇帝远的小乡村仍方兴未艾。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因此在村民们看来,让那个奸夫光着上身,淫妇的脖子上挂着破鞋游街示众,遭众人唾骂,便成为惩治通奸之人的最好方法了。

  沙窝村东头有户张姓人家,三代单传,等传到张富贵这一辈儿时,出现了香火危机——张富贵的媳妇都进门快十年了,始终未能给张富贵生下一男半女,眼看张家就要断了香火。谁都知道张富贵的媳妇儿是有名的河东狮吼,张富贵又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张富贵在家里抬不起头来,在村里更是被人瞧不起,于是就拍拍屁股去南方打工去了。

  张富贵一走就是一年,期间只寄钱,人从未回过家一次。家里没有男人,自然会有人惦记上留守在家的张家媳妇。于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个黑影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溜进张家,摸进了张家媳妇的房间里。一阵厮打和叫骂声,仿佛在湖中投进一块巨石,激荡起阵阵涟漪,划破了沙窝村宁静的夜色,也惊扰了村民的美梦,但是除了几声狗吠,再没有别的动静了。至于那个黑影,都不知道是谁,但村里很快开始出现传言,都说张家媳妇不正经,背着男人找野汉子,一时间满村风雨。

  一个冬日的深夜,一年多没有过回家的张富贵突然冒了严寒回来了。他是得知村里的传言后赶回来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召集街坊邻居来他家捉奸。

  

的男女缩在被窝里吓得面如土色。突然之间,奸夫胡乱地披上衣服,一骨碌翻下床,开始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讨饶。张富贵一把揪住奸夫的衣领,左右开弓,啪啪啪上去就是好几个大嘴巴,直抽得那个男的腮帮子肿起老高,嘴角也渗出了血。整个过程中,张富贵的媳妇一言未发,只是低着头,披散着头发。张富贵正要伸手打她,却有些下不去手,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脸把那一巴掌赏给了奸夫。

  等到打累了,张富贵气喘吁吁地问奸夫:

  “公了还是私了?”

  “私了私了!”那个奸夫慌忙说道,他知道要是公了有可能会背上强奸的罪名,不免牢狱之灾。与坐牢相比,他更倾向于破财免灾,于是试探地问,“怎么个私了法?”

  张富贵伸出五个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五千!那么多!”奸夫吓了一跳,“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哪个跟你说五千!五万!精神损失费,少个子儿都不中!”

  被迫立下字据签字画押之后,那个男的穿上衣服,正要准备离开时,又被张富贵喝住了:“往哪儿走?!游街去!”

  寒冬腊月里,那个男的光着上身,冻得瑟瑟发抖,张家媳妇脖子上挂着一双用麻线穿起来的破鞋,麻木地低着头,在后面跟着。围观的村民纷纷指指点点,偶尔有几个人捡起小石子、烂白菜、臭鸡蛋什么的朝他俩丢去。

  游街完毕,那个男的赶紧穿上衣服跑掉了。张富贵跟媳妇说了一句:“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

  “好,俺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张家媳妇平静地说。谁知张富贵的媳妇回家就喝了农药,当时就口吐白沫断了气。

  张家媳妇的尸体被众人连夜抬到她的娘家门口,但她娘家人不肯为其收尸,又在黎明前给张富贵送了回来,最后还是张富贵出钱给她打了一口薄木棺材,找了一个乱坟岗草草掩埋了,毕竟在农村的观念里,像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是不配埋进祖坟,享受后人的香火祭祀的。就因为这口薄木棺材,村里人纷纷为张富贵竖起了大拇指——仁义!

  一年后,张富贵带回家一个长相妖娆的外地女子,补办了婚礼酒席。那个女人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眉眼和张富贵简直一个模样。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大学英语王老师!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