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生命之舞是看得见的岁月留痕和隐约感知的钟情

www.tadcxc.com2019-08-04


  许多的艺评中我们经常能够看到在介绍爱德华·蒙克时,称他为挪威国宝级的画家,获得如此殊荣的原因会有很多。只是,对于一位普通的美术爱好者而言,认识蒙克的初始多是因为他的那幅《呐喊》,夸张的表现借着平面展现出的立体触角,跨越了色域到声域的奇幻之旅,被其紧紧抓牢,甚至是无以言说的4维、5维、N维的把控,是灵魂的呐喊。这一张口,喊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无须登上山巅,面对大海,遥望山谷,只需要静静地站在画前,与画面接通的那一刻,观者内心所有的湖静和波澜,刹那间便可以借此通透地爆发出来。

  《生命之舞》则是一幅跨越了色域到动能的奇妙之作,一轮满月当空,照亮了奥斯陆峡湾的奥斯高特兰海岸,天上的月亮和在海面上形成的月影构成一个小写的i字母,仅只水中月则是一个大大的I字母,强烈地体现出我的主体感,自我的表达不言而喻,实虚间在大写的我与小写的我中,做着不停的流转。蒙克用了艳丽且充满诱惑的玫红色,在背景中更显张力,一种难留的少女情愫的用色。

  

  生命之舞

  【类别】布面油画

  【规格】125×191cm

  【年代】约1899年

  【作者】爱德华·蒙克

  【收藏】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蒙克把《生命之舞》的场景设置在了他成长的地方,他所熟悉的奥斯陆峡湾的海滩。画面前景的当中是一身黑衣男子和一袭红裙的女子起舞的情景,女子的红裙仿佛有着某种魔力,正在消融着黑衣男子,渐渐成为一体。只是,画面让观者清晰地看到,女子依然是完整的,而男子则在舞步中开始失去了全身。莫非是男生在情感的交织中更容易忘乎所以。

  

  生命之舞 局部

  

  生命之舞 局部

  有传说这是蒙克与初恋女友到意大利的旅行期间,他们之间相处的种种故事,激动他有了创作《生命之舞》的想法。起初,蒙克被这位初恋的女友吸引得无法自拔,然而却招致硬生生的拒绝过,后来,等俩人相处了一段时日,蒙克又开始拒绝起对方来。这种转场式的情感投入的变换,是否与画面中的舞会交换舞伴的情景有着许多的近似,难道这是蒙克安排这场海边舞会的原因。明显看得出,此时蒙克对情感的投入似乎要大于初恋的女友,当然,这是蒙克画笔的表述,六月的猜想。

  主体的左侧是一位着束腰白裙的少女,面容显然娇美可人,充满着活力,洋溢出青春的气息。而右侧是一位一身黑裙的妇人,面色暗淡,脸颊凹陷,有着经历岁月风霜洗礼的印痕。散着两手随时等待邀请,开放自己的白衣少女,与两手拢于身前呈拘谨姿态,闭关自己的黑衣妇人,恰好与画中的正在起舞的红衣女子构成一个关于女性生活不同阶段的故事,就像花儿一样,从含苞到盛开,香满了庭院,招引着蜂蝶的围绕,随着风儿摇曳出迷幻的舞姿,再到渐渐失了光彩和颜色,慢慢枯萎凋残,风儿吹得它漫天旋转,颜色不在,芳香不在,可有谁知它也曾美丽芬芳,缤纷灿烂。

  

  生命之舞 局部

  

  生命之舞 局部

  

  生命之舞 局部

  

  生命之舞 局部

  背景中情侣模样的男女舞动着,清一色的女子都是白色的长裙,代表了每位女性对于爱情最初至纯的追求。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相生的磨合,女子的衣裙渐变着色彩,只是不知这是自然的规律,还是蒙克以为的规律。六月以为这种色彩的变换,鲜明地呈现女子不同阶段的特色,然而外在颜色的变化,丝毫不会影响底色的变化,因为底色是爱的色彩,一层不染的色彩。

  这幅绘于1899年的《生命之舞》,在描绘展现的形式上可以类比保罗·高更创作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都有将人生分阶段描绘的意味。1897年,步入中年的保罗·高更在得知女儿去世的消息后,那种难以言表的悲痛,和面对生活清贫度日的绝望,使他对人生的意义作过一番探寻,因此,就有了《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这幅画的诞生。看来这里是蒙克对情感变幻的探寻,试想梳理出一个头绪。

  《生命之舞》的创作,似乎还能摸索出另一个给予蒙克灵感的来源,1898年间,蒙克参与丹麦剧作家海尔格·罗德(Helge Rode)的戏剧“继续跳舞”(The Dance Goes On)的工作,戏剧中的一个桥段就提到了“生命之舞”,“生命之舞 ——我的画将被称为生命之舞!会有一对舞伴,穿着飘逸的衣服……他紧紧地抱着她。他是一个非常严肃和快乐的人……他会紧紧地抱着她,让她和他融合在一起......他让她充满力量。”这不正是蒙克绘出的画面情形么。

  《生命之舞》的诞生,纵然有众多不为人知的因素围绕着蒙克,牵系着观者。但是,六月以为一个必然的原因就是此刻蒙克的情绪要爆发了,就像《呐喊》的创作一般,自然动人,顺理成章。

  

  吻 1897年

  1897年,蒙克创作了《吻》,很明显地观者能够感受两个人体的交融,这或许是蒙克初恋的开始。一种忘情的情不自禁,生动地表现了一对情侣的热烈的爱情。

  

  红与白 1899年

  1899年的《红与白》,或许与《生命之舞》是同步之作,抑或是《生命之舞》升华丰满前的静止版,一位白衣女子与一位红衣女子,一位侧影伫立,一位正面示人,让人的感觉像是,白衣女子正渐行渐远,红衣女子尚还且行且珍惜,可是,有谁能够知晓下一刻的命运又将何如。

  

  生命之舞 局部

  因此,《生命之舞》是蒙克此时此情此景的必然之作,他的生命的必然之舞。有观者提出对此画的另一种解读,你看,善变的是女子,不变的是男子,一身黑衣自始自终,从头到尾翩翩起舞,或许蒙克果真是这般钟情的男子,未可知也。听到这里,会不会有女生早已挥起了小拳拳。蒙克给观者留下的,想要传达的内在信息,精神的美,或许只有美好的人才能体会。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