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小说金葫芦第一章梦中那口井枯了

www.tadcxc.com2019-07-19

  原创:行云六月

  小说 |《金葫芦》第一章 梦中那口井,枯了

  行云六月 供图

  环南巷的老房子,还残留着上世纪最后的气息,站在顶层楼房的阳台上,还能感受到岁月划过的痕迹,正被或好或坏的改变刷上了新漆。

  十来平米的小屋子,墙上贴着将落未落的书法,亦清躺在床上,嘴里含着木糖醇,嘟囔着“这书法嘛,写得好就收藏,写不好就贴墙”。

  祖父从亦清三岁时起,就开始教他提笔练字。“手握鸡蛋笔打线,腰扎马步背挺直”,这句口诀,亦清一直铭记于心。研墨用水,来自一口名叫“井坎”的井。

  井坎的水,清冽甘甜。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享受着井坎的赠予,对它奉若神明,每到过年过节,都要到井坎处烧香供拜,以表达对“井坎”的赐水之恩。井坎的水,常年不息,白日里偶有供不应求,一旦过了夜,翌日清晨,又是满满一水井。

  父辈们冬夏里进山赶柴,将木头浸入井坎的水里泡上三日,再晾晒三日,然后制成的木料结实又有分量,可以多赚几个钱。每到冬夏时节,井坎处便会有排着长队的人候着,各家的木头打上标记,轮号着去洗木头。那场面,颇为壮观。

  亦清掂量着木桶,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挑扁担。那个熟悉声音从耳后响起“亦清,打挑水来,研墨了。”亦清细眉一挑,祖父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这声音...

  亦清嘴上应着“好嘞,马上就去”,他稍稍作了停留,随即扁担上肩,迈出了侧堂大门。

  自从祖父去世起,亦清总是会出现幻听,有时候甚至出现幻像,仿佛祖父还在自己身边。现在,亦清已经能够接受祖父去世的事实,出现幻听和幻像这种情况,也能够坦然接受了。

路,即便闭着眼睛他都能找得到。要到达井坎,需经过上坎,而上坎是挑水时的魔鬼路段,亦清行至上坎时,便跌倒了。

  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嘲笑,四周却空无一人,当他爬起抖抖身上的尘土,却有形形色色的村民们,从他身旁经过,无一人做声。

  亦清心头疑惑,他奋力摇摇头,挑着木桶,小心翼翼地掂着脚,下到了井坎。

  井坎处正蹲着一个老者,将水一瓢一瓢地舀进木桶,亦清瞧了个仔细,那木桶正是自己肩上挑着的这挑。老者头也不抬,便只顾着招呼亦清“亦清,赶紧的,让你挑一担水,怎么比爷爷走得还慢呢?”

  亦清定睛一看,果然是祖父,而此时,他发现木桶早已不在自己肩上。

  “爷爷,您怎么在这儿呀?”亦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怎么回事,“您不是在家等我的嘛。”

  “等你半天不回,哎,我就只好自己出来了。”祖父语重心长的样子,边说着,边将木桶加在亦清的肩上。

  当看到木桶里的东西时,亦清不禁大惊失色,木桶里装着的竟然是沙子。

  “爷爷,这怎么是沙子呀?”

  “这井坎的水,爷爷已经喝了五年了,你也不来看望看望我。”祖父解释道,“自从那年,村里面赶柴超量,有些人把井坎凿深了,以为能出更多水,没想到出来的,竟是这样的水,造孽呀。”

  五年,五年,亦清心里回荡着这个数字,这正是祖父去世的时间。亦清越想越感到后怕,莫不是自己进入了祖父的世界?

  “爷爷,您还记得您教我的书法口诀吗?”亦清提着胆子,心中其实害怕极了。

  “写得好就收藏,写不好就贴墙;写得好就收藏,写不好就贴墙。”

  爷爷的声音萦绕在亦清的耳朵里,一阵风拂过亦清的脸颊,一纸书法贴在他的脸上,亦清取下看了看,竟是自己的作品。他嘴里碎碎念着:“写得好就收藏,写不好就贴墙。”

  松仔一巴掌拍在亦清的大腿上,“大白天的说啥梦话呢?”

  亦清猛地一抖,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嚼了嚼木糖醇,嘴里空空如也,“难道我还在梦里?”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