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录

首页 > 正文

小说:如何讨好未来丈母娘?王爷有妙招!手勤嘴甜脾气好!

www.tadcxc.com2019-07-19

  小说:如何讨好未来丈母娘?王爷有妙招!手勤嘴甜脾气好!

  夜里,麦芃芃翻来覆去睡不着了。元洛北走后,她又霸占了二楼的房间,躺在古铜色大床上,闻着被子枕头上淡淡的属于元洛北的味道,辗转反侧心事重重。拉开窗帘,薄薄的一层积雪在夜色中透着皎洁的光,月儿弯弯,乐天派的麦芃芃突然就莫名的空洞忧伤起来。

  他还会回来吗?就这样走了吗?环九还没找到,他还会需要自己的帮助吗?

  “阿诩好久没过来玩了,你们俩吵架啦?”一个月后麦妈妈边用力的搬菜箱子边问她。自从元洛北走后,卸货这种粗活又重新落到她身上,好在她身强体壮,这么多年也不觉得吃力。

  “没有,好端端吵什么架。”她懒气洋洋,无精打采。

  “那就好,好好相处找个时机嫁过去,咱俩就都享福了。对了,你赶紧写个招租启事贴出去,元洛北走了,这房子也不能总这么空着。”

  “着什么急啊妈,他又不是不回来。”她是从内心觉得元洛北还会回来。

  “还回来干嘛!回来房租谁交?别忘了之前房租是马所长给的,你看他和他家那样子,像是有钱的吗?”

  麦芃芃烦了,妈妈的精打细算在望水街出名,典型的铁算盘,“他有手有脚人高马大,随便找个工作都能养家糊口,你跟着操什么心呀。”

  “我才没闲心为他操心,你这孩子这么没眼力见呢帮帮忙啊,老娘腰都累弯了。”麦妈妈正搬着一箱子冬瓜,冬瓜太沉,她没留神闪了腰。

  在旁边名为收账实为发呆的麦芃芃无奈,翻着白眼拖拖拉拉走到车厢面前,伸手准备搬一箱满满当当的冬瓜。

  一双厚重温暖的手突然拦住她,冬瓜筐被那双手稳稳的抬下车。

  “卸货这种粗活,不敢劳烦芃芃师傅。”

  “元洛北?你终于回来了?!”麦芃芃抬眼看见眉目如画的洛北王意气风发的站在自己面前,惊喜的连脚上的棉拖鞋掉了都不知道。

  元洛北的头发被雾气打湿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前,穿一身黑色冬装,样式虽旧却合身得体,他眼神含笑稳稳当当出现在寒冬腊月的早晨,看起来越发气质超脱神采奕奕

  “我回来了,芃芃姑娘可是思念我了?”他盯着麦芃芃紧紧抓着他胳膊的手,缓缓开口问,眉目含春。

  麦芃芃精神振奋,掩盖不住内心的欣喜,一个多月的萎靡不振瞬间一扫而光,缩回手狠狠踢他一脚,“想个屁,赶紧搬冬瓜。”

  麦妈妈在旁边张大嘴巴看着仿佛突然被打了兴奋剂重新活过来跟在元洛北身后屁颠屁颠东问西问的女儿,满脸错愕震惊。这是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麦芃芃欢天喜地的从二楼搬出来,安顿好之后歪脖问,“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那日元洛北犹豫不肯走,她悄悄在他耳边说,“回去吧,去你在这个第一次睁眼的地方,或许可以找到回去的方法。”所以他才瞬间改变了想法。

  元洛北轻轻摇头,眼神中没有失望,“没有,那里附近是山野,没什么特别的。”

  “啊,那你这次是怎么说服元家出来的?难道又是离家出走?”

  他摇头。

  “难道你说出了真相,说你不是元喜柱?”

  他望着她,又摇头。

  她急了,“那到底怎样,你快说啊。”

  他眼中含笑,“不便透露。”

  “快说!”

  “真的要听?”

  “一定要听!”

  “我对元家二老说,我看上了房东家的姑娘,姑娘也喜欢我,他们就放我出来了,欢天喜地。”

  麦芃芃的小白脸通红通红,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跑了出去。“干嘛去?”元洛北的话音未落,麦芃芃又噔噔噔怒气冲冲跑了回来。元洛北一看,大事不好赶紧跑!女魔王拿着大戒尺回来了,边胡乱挥舞边喊,“胡说八道欺负师傅,过来受死!”

  元洛北身手敏捷,一个飞身从二楼窗户飘了下去,却不想寒冬初雪路面结冰,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麦芃芃在窗前扛着戒尺笑的直不起腰,三里之外都能听见她在不停的“哈——哈哈——哈”。

  雪天路滑,麦芃芃不能骑车上班,每天卯时元洛北按时早起陪她坐公交车到学校,重新担负起护花使者的职责。几天后雪化了,元洛北偷偷学会了骑车,开始骑车送她上下班,麦芃芃辛辛苦苦兢兢业业二十几年,终于过上了公主般安逸的生活。而这种甜蜜,是元洛北带给她的。

  “这就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私塾吗?”一个早晨,他望着东方年华高大宏伟的门口问。每天都来这个地方,他还未曾仔细打量过。

  “是呀,贵族子弟的私塾,学费昂贵,令人发指。”她说。

  “这里的子弟都学什么课程?”

  “课程很多,国学、英语、美术、书法、体育、舞蹈。哎,实际上老师的水平也就那样,哄着孩子玩呗。”她结合自己的实际经验,满不在乎的说。

  元洛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

  一起吃过晚饭,麦妈妈挤眉弄眼悄悄把麦芃芃拉到一边说,“他住了十几天了,一会儿你把房租收了。”

  “守财奴!”麦芃芃冲着妈妈翻了几番白眼,嘟囔一声跑上二楼。

  元洛北正在房内挥笔写字,麦芃芃叼着棒棒糖闲逸的凑过去看,呀,好漂亮的书法字!

  “格物致知。你这是什么字体,写的比文物馆挂墙上那些好看多了。”

  “楷书。”他凝神静气回答。

  “你从小就练字吗?哦对哈,你们那个时代都写毛笔字。”

  “府里有位师傅是琅琊王氏的后人,擅长楷书、隶书,在草书方面也很有造诣。我是师承于他。”

  “琅琊王氏?是那个写字换大鹅的吗?”

  元洛北眼前一丝黑线飘过,写字换大鹅,好怪异的赶脚,“对,是王羲之家族。”他说。

  麦芃芃满眼都是崇拜,忘了上楼是来收租的,“好厉害啊你,以后卖字肯定能挣一大笔钱。”

  “想学吗?我教你。”元洛北抬头问她。麦芃芃对新鲜事物都极其有兴趣,听此话赶忙屁颠屁颠跑过去坐下抢过他手中的笔,“好啊好啊我试试”,她欢呼。

  元洛北十分欣赏她这种直爽欢快的性格,她握着笔,他环抱着她,扶着她的手一笔一划的教她写“仁”字。

  “笔要拿稳,腕子高悬,咦,手别抖,别抖,哎呀。”

  白纸上的“仁”字最后一笔,被脸红心跳的麦芃芃斜着划了下来,像人突然伸长的夸张的大长腿。

  “哎呀不行,没有天赋,我写不了。”她找借口从他怀中钻出来,没心思学了。

  “对了,”她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从兜里掏出几张红票票,看门口没人,贼兮兮塞到他手里,压低声音说,“这个你拿着,明天自己交给我妈妈当房租。”

  元洛北一看,原来是人民币,赶忙拒绝。“芃芃姑娘,这个我不能收的。房租我自己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地不熟的,还没完全适应这里呢。”

  “我可以去你们私塾做先生啊,可以教书法,你不是说你们私塾有书法课吗?”

  噢,麦芃芃明白为什么他早上对东方年华那么感兴趣问来问去了。

  “你真想去我们学校教书法吗?那帮小孩子很闹腾调皮,不容易管教的。”

  “无妨。试试总归是好的。”

  麦芃芃想想觉得有道理,既然一时半会元洛北回不去大魏,总是要先适应这里的生活学会生存法则的,不能永远躲在圈里不出去。

  “好吧,明天我跟冯校长去推荐一下。不过,钱你还是要先拿着,算是我借你的,发了工资再还给我。”

  元洛北微笑没再拒绝,“对了,你母亲最近似乎对我不太满意,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麦芃芃不在意的一摆手,“你什么都没做错,就是房租没交而已。不过,你想不想让她对你的态度好一点?”

  “你有何妙计?”

  “贴耳过来!”麦芃芃满脸的得意。要想对付老妈,谁有她麦芃芃有经验!

  “麦菜西施,麦菜西施。”十分钟之后元洛北下楼招呼麦妈妈。

  麦妈妈听得瞠目结舌,左看右看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不由的心花怒放。“你叫我啊?叫我什么,什么西施?”

  她四十有余,半辈子爱美,虽风吹日晒但仍风韵犹存,喜欢打扮爱漂亮,有颗少女心。实话讲,又有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是啊,麦菜西施,这是本月房租,请收好。”元洛北得麦芃芃真传,言辞恳切自然,满面含笑,戳中了麦妈妈软肋。

  待回到二楼,麦芃芃笑问,“如何?”

  “果然有妙用!你母亲如沐春风,还送我一盘水果,你看。”元洛北端着一盘苹果给她看,心里暗自腹诽,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异世的女子,尤为难懂啊!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